Wednesday, November 05, 2008

一个真实的故事...

我突然间发现自己很复杂,集了很多不同的身份在自己的身上(p/s: 我不是要 SS) 。我是一个大学生,一个生意人,一个校园政治人物,一个见习军官和一个志愿团体的工作者。对我来说,凡事都有解决的问题,没有解决不到的问题,当然除了自己的感情以外。

我本身是来自一个佛教信仰的家庭,但我自己本身是无神论的。我不相信神,我只相信凡事只要有尽力,一定会成功。就算不成功,其实也是正常的啦,因为人没有十全十美,而且人生不如意的事十常八九。所以,我都把得失看得很轻,因为你期望越大,失望越大,凡事莫强求,顺其自然就好,这就是我的人生观念。

很感谢妈妈当年在我14岁的时候,让我出来社会工作。我的第一份工作,是小贩。嘻嘻,很多人都想不到中学的高才生跑去做小贩。其实事业无分贵贱,行行出状元,所以,我对我第一份工作是非常满意的。当年,年纪还小又很害羞,而且平常也不太敢跟人交流。所以,第一次出来工作,是抱着学习态度,凡事都要不耻下问。 薪水只有600块,但都好过没有...

第二年,也就是15岁的暑假的时候,妈妈又让我出来了。人长大了一岁,经历又不同了。15岁出来的时候,我已经成长了。菜市场是一个人蛇混杂的地方,也是让我看清楚人生百态的地方。我在这一年的工作,走遍了全雪兰莪州和联邦直辖区,大概跟2,0000到5,0000的人打过交道。人也变得很圆滑了,脾气也收敛了很多。因为在菜市场,一切以客为主,生存才是最重要。这一年薪水涨价了,3000块,哈哈...

以前我写作文,得到分数都不会太好,但自从我升上中四了,我的作文已经有很大的进步,因为已经知道见人讲人话,见鬼讲鬼话。一向以来,我都爱追看中国的历史连续剧因为以铜为鉴,可正衣冠;以古为鉴,可知兴替;以人为鉴,可明得失。我又成长了,开始把喜怒哀乐不形于色。

17岁那年,有了女朋友,生活开销开始变得沉重了。当年我看到了一个潜力很大的市场,利用本身在全国庞大的人际关系,创立了和前女友的第一间公司,伦吟集团。当年我是SPM的应届的考生,深知道考生们都想要别州的考卷和一些精英学校的考试纸。在自己的努力下,我联络了全国各地的朋友,大家来交换考卷,而我就是收集中心。我的公司是负责收集全部预考考卷,整理答案,并把它外销。

伦吟集团的计划非常成功,高潮时期,我在全国有23间分行,54个员工。我赚来人生的第一桶金,我在17岁赚了25000。当年,血气方刚的我虽然有女友看管钱财,但依然不小心投资失误,跌进了人生的第一个低潮。我在17岁中那年破产了,哈哈,人生经历了巅峰,然后从那跌下来,真的把我跌到遍体鳞伤。我开始自暴自弃,幸好有女友的支持,终于我爬起来了。

2006年,我进入了霹雳的大马预科班学院。那边有点类似寄宿学校,但高级很多。学生平常是不被允许外出的,只有周末才被允许出去。出来社会打滚过的我,嗅觉比较灵敏。我看中了这潜力很大的市场。一个拥有3000人的废矿湖,让你把船放下去,自由发挥。沉寂了一时的伦吟集团再次回来,我从事了影印,电脑维修,MP3/MP4的买卖,电话增值和电话服务等。那一年,伦吟集团高潮的时候,拥有78位员工,年收入300,000,创造了一个属于自己的神话。

我的第一位女友是一位很虔诚的佛教徒,她认为商人=伤人,虽然是大家你情我愿地交易,但从中赚取的差价,让她感觉到好像在欺骗别人。她不介意别人酱做,但她很介意我酱做。虽然这个集团是我和她打拼出来的,但她告诉我,我因为集团的事情而冷落了她。2007年年初,风光一时的伦吟集团在我命令下,在女友要求我不要再做生意的那一天,被我解散了。但我有把生路交给我自己的经理们因为不忍他们突然失业。

同年8月,我正式跟女友闹翻,正式结束了我们两年的关系,跌入我人生最大的低谷。我把一切都停了下来,但忘了原因是什么,应该是我的师父,郑式怀救了我吧。他是一位学生代表(应该可以说是大学的国会议员) ,他让我感觉到人不应该被情所困,我们身为知识份子,社会未来的栋梁,应该为华裔子弟谋求更好的福利。我就选择了要当大学政治人物的路线,而且我需要忙碌来冲淡爱情的伤害。从那个时候开始,我谱写了我19岁也是我人生最精彩的一页。

后来,学长黄泽铿的提携下,把我带入人生的另一个高潮。我随后认识的陈栩原和生意上的贵人, Mr. Boon,同年的我,把伦吟集团改名为伦影集团。我从事的电脑行业,开始扩展到手工艺品、邮票、饮食、印刷等…..然而人生总会有起有跌,我在素有国大马华的国民大学理事会的中央选举,因为某些下三流的人的菜单,以微差败了下来,饮恨沙场,断送了我美好的政治前途。而且他们还打击了我一个很重视的学长。

我因为这个打击,沉了下来,随后遇到两场车祸,让我深深感觉到我是时候休息下来。虽然如此,我也没有出卖宏愿阵线(p/s: 迟一点我会解释大学政治) 和理事会,因为是师父的原因。无论面对亲学生阵线的挖角,我始终不跳槽,因为我知道凭着手上的力量和对宏愿阵线的了解,只要我跳槽,他们都不是我的对手。

随后因为6月的全马大学预备军军官毕业典礼,我又复活了,在校方如鱼得水,要风得风,要雨得雨。我重新又活跃在大学,然而并非在华人圈子,因为我看不过用菜单来胜利的人。然而在随后的大学选举的候选人名单上,我得到各大社团的支持,甚至是在籍的学生代表的拥护,校方更是送上祝福,因为我从来都不偏帮任何族群(p/s:其实我会偏帮华人啦) 。然而我再次又接到打击,身为华人的我,竟然得不到理事会的祝福,当场闹僵了。然而我也没说什么,只是想跟他们协调,至今毫无下落。

其实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是因为待会三点半要考试了,有点压力,所以就写部落格轻松一下。写下写下就离题了,不好意思,哈哈….

建伦
2008年11月5日5点22分

2 comments:

~:*:白雪不是公主:*:~ said...

谢谢你把我加入你的链接,但是我的思考模式比较趋向于情感,可能不符合你rss里其他的文章风格。

这一篇我认真地看完了 :):)

这一篇让我决定要订阅你了...:) 生活愉快。

Jason said...

亲爱的~:*:白雪不是公主~:*:

其实把你的部落格链接了很久...
其实你的文章在我这里会显得很特别,因为别的全都是政治家写的...
我会觉得你所写的东西很特别,除了发现你的人很特别以外,哈哈...
然而心里还蛮欣赏你的,还不懂你是那间大学?是马大吗?我有一部分的时间都在那,哈哈...有空就出来喝茶吧...
无论如何,保持联络吧,我的电话是017-6388540...

世界